中文 | English   
禁毒宣传
这届被「笑气」吸走的年轻人
分享到:
时间:2020-07-28 来源:

7月9日,在南京南站安检处的一个行李箱里,发现了“笑气”。携带者是20岁和15岁的女孩。两人并不知道“笑气”是毒品的替代品,还打算将其带回家。

看到后的第一反应,是疑惑:

笑气是什么?吸食会上瘾吗?对人又有什么危害?

搜了大量相关资料后,我开始感到不寒而栗——

「 笑 气 」

这个听起来娱乐性的名字背后

藏着无数被支配着的年轻灵魂

 

笑气最早引起社会的注意,还是源于2017年一篇在朋友圈疯转的文章:

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。

文中,一名中国留学生自述了自己在美国因为好奇而吸食笑气,最终导致瘫痪不得不放弃学业回国的故事。

随手一搜,你可以发现大量类似的案例。

在很多人还没概念的时候,笑气已化身为了“快乐气球”,成为部分年轻人聚会助兴、上头的时髦玩意。

不少人会将笑气打入气球里,制作成笑气气球

最早的时候,笑气其实是作为麻醉剂,被用于牙科手术室。

笑气学名为氧化亚氮,又叫一氧化二氮,是一种无色透明气体,有微弱的甜味。它具有镇静和抗焦虑的作用,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大笑。

如果浓度过大,笑不了多久,就会导致神经错乱。

快感过去后,剧烈的头痛感会袭来,甚至引起神智错乱。

过量吸食后,会造成反应迟钝、自伤自残、下肢瘫痪、神经系统损坏、大小便失禁。不少重度成瘾者只能爬行移动,甚至窒息死亡。

每一个结果,都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。

而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,因为这种毒品太新,法律都还没来得及将其归纳进毒品的行列。

几年前的淘宝上,还有人公然售卖笑气。

 

好在 2018 年 6 月国际禁毒日前夕,北京市禁毒委副主任陶晶在市禁毒工作发布会上终于明确:

笑气属于第三代毒品。(第三代毒品指未被国际禁毒组织公约管制,但存在滥用并会对公众健康带来威胁的物质。)

即使如此,就在前不久网红韩安冉和其丈夫小朱先生公开对骂时,还被互相多次爆出吸食笑气:

 

我难以想象,这对坐拥数百万粉丝的夫妻,会对那些年轻的粉丝们,产生怎样的影响。

而更为可怕的是——

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“笑气”,它又有什么样的危害。

这个名称好听的气体,至今还广泛传播于各类的酒吧、聚会,和各种灰色场所。

甚至,变成了一种新型的解压方式。

我不知道,下一个吸食它们的,会不会是身边的某个朋友。

 

充满讽刺意味的是——

大部分广为流传的毒品在诞生之初,其实都是帮助人类缓解疾病带来的痛苦。

1806年,德国药剂师泽尔蒂纳首次从鸦片中提取出吗啡。

1874年,英国化学家莱特首次提炼出镇痛效果更佳的半合成化衍生物——二乙酸吗啡,这就是最早合成的海洛因。

1859年,奥地利化学家纽曼从古柯叶中首次提取出生物碱,命名为可卡因。

每一次提取,都是医学上的壮举,还有人因此拿了诺奖。

但遗憾的是,这些“成果”最终都无一例外地,发展成了世界上流传的主要毒品。

 

可卡因一般呈白色晶体状,无臭,味苦而麻

这么多年来,毒品也从未停止自己成长的步伐。

在石器时代,“毒品”是一些能对大脑产生刺激的草本植物:罂粟、大麻、古柯。

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,毒品在一次次偶然中,开始从“天然”走向“合成”。

本世纪初,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、兴奋剂类毒品,开始逐步进入市场。

被普遍滥用的主要有:

冰毒、摇头丸、氯胺酮(K粉)、咖啡因、安纳咖、氟硝安定等。

这些毒品制作工序较为简单,但有着巨额利润,对人危害极大,成瘾性极强。

其中“冰毒”是当之无愧的“明星”,毒性强烈,会产生巨大的精神依赖。

 

冰毒,纯品很像冰糖,形似冰,故俗称冰毒

而冰毒的产生也伴有几分荒诞:

1919年,日本化学家首次合成了甲基苯丙胺——也就是冰毒,用于缓解二战时期士兵的疲劳。

后来,日本竟然将冰毒直接投放市场,造成了直到今日的冰毒泛滥。

然而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这些年,毒品穿着各种各样的小马甲,低调地走入大家的生活。

“神仙水”、“娜塔沙”、“0号胶囊”、“氟胺酮”等新型毒品不断出现。

时尚的外表,诱人的广告,迷惑了一众青少年——

神仙水

又称GHB,颗粒或粉末状,溶于水酒或饮料中,抑制中枢神经,服用完之后,会任人摆布,毫无知觉。

 

曲奇饼干

外表看起来就是甜甜的饼干,但是这种大麻饼干一片售价高达50元。

 

致幻蘑菇

看起来就是平时常吃的干蘑菇,但人吸食过后会产生强烈的幻觉,一次性过量,甚至有致命危险。

 

奶茶

粉末状为主,包装与条状的咖啡、奶茶无异,冲水即可食用,是一种把各种合成毒品混合在一起的混合类毒品。

 

雅典娜小树枝

伪装成香薰的样子,常出现在派对等场合上,含有国家管制的MDMB-CHMICA成分,1克MDMB-CHMICA的依赖性潜力相当于10.5克海洛因。

 

聪明药

可以使人精神亢奋,短暂提高注意力,但大量、长期使用会导致成瘾及精神疾病。

 

邮票

“邮票”是新型毒品LSD,属于第三代毒品,是迄今发现药效最强的精神药品,一旦嚼食或舌下含服会产生极强的致幻作用且易出现暴力行为。

 

跳跳糖

包装形象卡通,打开后无论是颜色还是形状,都无异于跳跳糖,但却有毒。

 

浴盐

色彩斑斓,高效致幻剂,使用过后会觉得自己是巨人,刀枪不入。

 

这些毒品像一头头披着羊皮的饿狼,进入灯红酒绿的世界,寻找猎物。

一不小心,中招的可能就是屏幕前的你。

 

“你为什么年纪轻轻的要吸毒?”

“我妈喂的。”

这段看似荒诞的对话,实际真实发生。

一位妈妈为了让自己上高三的女儿好好备战高考,找来了“聪明药”给女儿吃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孩子专注度提高,成绩也提升了。但后来出现了头疼、恶心、脱发等症状,甚至出现了幻觉。并且开始出现上瘾症状,必须要频繁服药。

去医院检查,才知道服用的根本不是“聪明药”,而是一种毒品。

本来该埋头题海的高三生活,最后只能在戒毒所度过。

这种被蒙骗吸毒的案例,每年都有很多。

其中年龄最小的,只有14岁。

很多毒品,都有让人短期内兴奋、快乐、专注等功能,于是被人伪装成一些神药,去诱发购买吸食。

但长期使用,会给人的身心带来巨大伤害。

长期吸食海洛因的人,手指被烤伤变色,四肢到处都是针眼。

有些针眼会感染,继而溃疡。

 

时间长了,身材也会越来越像骷髅。

 

冰毒,会对吸食者的皮肤造成巨大伤害。

脸部背部长痘,甚至生疮,俗称“冰疮”。

 

由于冰毒的腐蚀性较强,还会对牙齿造成伤害。

牙龈萎缩、牙根暴露,牙齿变黑、缺损脱落,都是常见的现象。

 

沾染毒品,无异于亲自毁容。

那些短暂的快乐,终究会化作如影随形的病痛和丑陋的疤痕,伴随终身。

在毒品面前,无论你是谁——

请永远不要低估自己身处的危险,也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自控力。

 

“如果我原谅你,那些牺牲的缉毒警怎么办?”

这是明星吸毒新闻下获赞最高的留言。

2016年,我国共有362名缉毒警牺牲在岗位上。

几乎平均每天,都会有一名缉毒警牺牲。

据统计,死亡缉毒民警平均年龄41岁,比我国人均寿命低32.5岁,比全国公安民警因公死亡平均年龄低1.8岁。其中,最小的18岁,最大的68岁。

在缉毒工作中,承担重要任务的缉毒犬一般寿命也多为七到九年,比正常犬类整整少了一半。

《余罪》、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破冰行动》都是讲述缉毒行动的优秀影视作品,但现实中的缉毒远比影视作品残酷。

 

2017年,8·20特大跨国武装贩毒案件的抓捕现场,毒贩们拘捕直接向缉毒警扔出了手雷。

毒枭猖狂不仅是在中国,墨西哥裔美国DEA特工KIKI的尸检报告显示:

他被注射了大量的安非他命,这使他被折磨时保持清醒。

同时,他的5根肋骨被钝器敲碎、两条腿膝盖以下被剥皮剥肉、鼻子被刃器割掉,两个眼球被捣碎、下巴被钝器击碎,8根手指被砍掉,致命伤是头骨的一处钝击,从第一处伤害到致命伤,持续时间约为45小时。

只是看着这些文字,都觉得痛不欲生。

这些牺牲的缉毒警最后连墓碑都不敢有。毒贩对缉毒警恨之入骨,为了防止毒贩去报复他们的家人,警方不敢透露他们的信息,更不敢给烈士建造墓碑。

一个民警说,一名缉毒警在化妆侦查的时候被自己的女儿认出,小女孩儿喊了声“爸爸”。

三天后,全家灭口。煤气熏晕,活活烧死。

 

就像《湄公河行动》里说的——

“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,是因为无数勇敢的人把黑暗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。”

在毒品猖狂的现代社会,缉毒警是挡在毒品和普通人之间唯一的庇护。他们就像是桥上的栏杆,没有栏杆,过桥会害怕。

但又有谁来祭奠那些没有墓碑的生命?

“有人比你,

更珍惜你的未来。”


 

参考图文资料 :

百度百科、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余罪》、新华网、

江苏禁毒网、新浪网、微博、

《毒品的历史与发展》、《国家人文历史》、

《毒品进化史:从治病良方到人类公害》、

《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

搜狐网https://www.sohu.com

知乎专栏、知乎盐选 https://www.zhihu.com等

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5006311